斯洛伐克:针炙“领衔” 中医药扎根发芽壮大

    随着我国“一带一路”倡议的不断推进,中医药作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软实力的象征,其国际化进程得到了快速的发展。短短几年时间,中医药已经在沿线多个国家和地区扩大推广。针灸、中药、推拿、太极拳与气功等中医疗法也逐步走向世界。早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医治疗就曾在原捷克斯洛伐克等东欧国家风行一时,针灸也得到认可,这些都为中医药在斯洛伐克的推广奠定了基础。在科技部国际合作培训项目的支持下,中斯两国医生对中医药在斯洛伐克的发展现状进行了研究,并针对其当下存在的问题提出改善建议,希望通过双方共同努力,加快中医药在斯洛伐克的合理合法化,使更多患者受益。

    针灸在斯历史较为悠久,中药虽有使用但并不广泛

    由中斯两国医生与研究人员联合撰写的调研报告显示,针灸作为中医药的主要疗法在斯洛伐克有较为悠久的历史。斯洛伐克早期针灸师罗辛斯克医生从1958年就开始使用针灸治疗,并与许多来中国学习过针灸的医生合作,这批对针灸饱含热情的医学实践者将针灸运用到临床治疗中,数个针灸诊所在此期间开业运营。关于针灸疗效及机理的研究也开始于这一时期,这些临床实践和研究对于针灸在捷克斯洛伐克的推广具有重要的意义。

    据斯洛伐克驻华大使夫人尤吉尼亚·比洛娃(Eugenia Bellova),同时也是从2017年开始参加我国科技部中医药临床实践与研究进展高级研讨项目的西学中医生介绍:1973年,捷克斯洛伐克理疗协会创立了针灸委员会;1979年,捷克斯洛伐克医疗委员会就已经开始允许针灸进行注册,该国卫生部发表了《针灸施行条例》,为培训具有医师资格证的研究生和设立专业针灸诊所提供了条件;1990年,捷克斯洛伐克医学会成立了针灸和替代医疗协会,后更名为针灸协会;1992年斯秘若拉医生主编了第一本针灸教材——《针灸实用教材》;1993年捷克斯洛伐克解体,针灸医学在斯洛伐克率先取得合法地位,斯洛伐克卫生部同时颁布了首个将针灸作为独立医学专业的指导方针。

    在斯洛伐克,针灸主要用于治疗肌肉骨骼系统疾病、风湿病、妇科病和皮肤病,相关政策的实施加速了针灸在当地的传播和发展,越来越多的医生有机会接触针灸,斯洛伐克针灸协会也与布拉格的中医药学校、匈牙利的孔子学院、里昂的耳医学法语学校之间有着紧密的合作,使得近千位内科医师都接受过针灸的培训或实践。

    作为欧盟国家,中药在斯洛伐克的推广受欧盟传统植物药(草药)法案的影响虽有使用但并不广泛。欧盟将中药、植物药统称为草药,早在1965年已纳入药品注册管理范畴,在全球植物药监管领域有着极大的影响力。但直至20世纪末期,欧盟各国对植物药的认识都不尽相同,造成其对植物药管理相对宽松和混乱。许多中药产品,特别是中药材,主要以农产品、食品和膳食补充剂的形式出口到欧盟市场,并未受到严格监管。鉴于这一情况,2004年3月,欧盟颁布了《传统植物药注册程序指令》,对包括中药在内的传统植物药物注册进行了严格规定。该指令要求至2011年4月30日前,所有在欧盟上市的植物性药材产品必须完成该指令注册,并对植物药注册程序、植物药定义、申报材料要求、审批程序等作了详细的规定。由于种种原因,目前,我国只有少数几种中药以药品身份通过欧盟注册获批上市,这使得中药在整个欧洲的发展受到限制。在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有五六家私人医院或诊所可提供中医药服务,但由于中药治疗并未被纳入医疗保险,费用需患者自负。同时,由于中药的使用需要医生具备系统的中医知识,能灵活运用中药的医生有限,让中药的使用与推广受到一定限制。

    中斯两国中医药文化交流不断增加

    比洛娃医生还介绍,自1997年起,斯洛伐克国立医科大学在理疗系开设了分支学科——针灸学,随后升级为针灸系,并在2010年成立中医学院,定期举办针灸医师资格考试,医学院的在校生也可以在大学5年期间选择中医课程进行学习。近年,数个培训中心建立并通过斯洛伐克医科大学认可。目前在斯洛伐克已通过官方认证的针灸培训中心有7家,另有两家正在申请中。

    针灸作为医学专业,分别在2012年和2017年通过了斯洛伐克卫生部的认证。为确保培训质量,官方要求培训指导教师必须具有针灸专业学位,并完成4年中医学习和在中国的实习;为了确保针灸的疗效,所有针灸师都要学习中医理论及中药治疗等相关中医基础与临床专业知识。此外,为了帮助获得执业资格的医师不断提高中医专业水平,斯洛伐克针灸学会和中医学院合作为其提供继续教育课程。

    近年来,中斯两国在中医教育与相关领域交流不断增加。2009年3月,时任斯洛伐克医科大学校长的扬·斯坦可先生及驻华大使的吉格蒙德·贝尔托克先生等人访问中国中医科学院,并签署了合作备忘录,希望从中医药教育及临床应用入手,进行全面的交流合作。2013年4月,南京中医药大学为斯洛伐克短期培训22名学员;2016年9月,由斯洛伐克医科大学与辽宁中医药大学共同成立的中医孔子课堂正式揭牌,2017年3月全面启动教学工作。这些合作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中医药教育在当地的发展,同时也促进了双方文化的交流。

    值得指出的是,在前期合作的基础上,中斯两国政府也积极推进中医药相关交流的开展。2017年9月8日,中国与斯洛伐克、匈牙利、克罗地亚签订了《中医药务实合作》协议,希望通过多边合作,发挥各自优势,发展中医药服务相关产业,保障人民健康。

    中医药发展,立法待推动,教育需深入

    报告的共同作者,也是科技部中医药临床实践与研究进展高级研讨项目负责人、中国中医科学院赵静教授指出,虽然中医药在斯洛伐克有一定基础,但由于目前中医及针灸尚未纳入医保,中医药等传统医学相关法律法规不健全,中医药教育体系不完善,使得中药在当地的使用和发展受到限制。

    赵静教授解释说,尽管针灸治疗在1993年就已经合法化,但目前仍未被纳入斯洛伐克居民医疗保险的范畴。“根据医疗保险制度,患者需要自己支付所有针灸等中医药治疗费用,而对于普通民众来说,没有什么比从国家层面支付医疗费用更重要,这也导致部分患者由于经济原因而放弃中医治疗。”

    中医药等传统医学相关法律法规尚待健全。赵静教授告诉记者,目前在斯洛伐克进行中医实践的主要为西医医生,随着民众对针灸等中医药疗法的关注,越来越多的理疗师、具有相关认证的针灸师希望开展中医药等传统医学实践,这就需要相关法律对中医医师进行资格认证与监管,同时,对于医疗活动进行规范与监督,而这些都需要相关法律的规范与保障。

    在世界多个以西医为主要医疗体系的国家,中医药及传统医学等相关立法问题存在已久,并引起政府及专业领域的重视与思考。

    赵静认为,深化中医药在斯洛伐克的教育也是推动中医药在斯发展的必经之路。赵静曾在2019年受邀访斯洛伐克国立医科大学,并与校长和中医学院院长对中医及针灸教育进行了讨论。她了解到,在斯洛伐克针灸学会以及一批热爱中医药医生的努力下,针灸教育在斯已相对系统地开展并编撰了自己的教材。同时,随着针灸在世界范围内被认可与推广,包括中药在内的中医药治疗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斯洛伐克民众对中医药的认识与兴趣不断提高,促动更多人尤其是包括医生、理疗师在内的专业人士,期待通过中医药的帮助更好地提高诊疗疾病的水平。此外,尽管斯洛伐克已有大学开设中医药教育,但其教学深度与广度以及质量与数量均不能满足现有需求。专业人士要想全面地学习中医或是提高,只能想方设法去其他国家例如捷克学习。

    因此,赵静认为,在斯洛伐克现有良好的中医药教育基础上,针对特定疾病与特定专科,深入开展中医药学位及继续教育将更有利于斯洛伐克中医药的发展与推广。同时,她介绍,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中医药临床实践与研究进展高级研讨项目在我国发布的中医药预防方案的基础上,专家结合循证医学证据精简制定了可在国外运用的中医药预防建议,斯洛伐克针灸学会及时刊印,供全国进行中医药实践的医生参考。

    针对以上情况,中斯两国医生建议,“采用政府、两国教育机构或专业团体共建的方式,促进中斯中医药院校间的合作及人员交流,帮助其发展完善中医药教学体系、提高中医药教育水平。同时也可采用远程教学、网络课程的方式,针对该国整体健康情况,以及常见病、高发病等医生关注的问题,组织我国相关专家设立有针对性的课程,采用在线教育与现场教育相结合的方式推出系列课程,并及时将我国诊疗方案进行简化翻译、分享,扩大中医药的可及性,确保当地专业人士对中医药知识的及时更新,从而更好指导临床实践,确保中医药在斯洛伐克长期、稳定的发展。”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夏瑾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年06月09日 08 版